筆下文學 > 科幻小說 > 魔改全世界 > 正文 第505章 血腥磨盤,孤兒院
    --------《筆下文學xbixia.com 》----------看著顏安青的動作,小納爾森有些愣神,倒是站在他身邊的老管家,很快做出反應。

    “少爺,快過去向那位大人問好,他看起來不像是兇惡的人。”

    白發蒼蒼的老管家在小納爾森耳畔輕聲說道。

    “好……好吧!”

    小納爾森的聲線有些顫抖,弱氣十足,顯現出不自信。

    生在一個以武力為尊的國家,自身卻不能修煉,哪怕身邊的家人并不輕侮謾罵,他自己對自身處境也是有所了解的。

    于是,他低著頭,像是夢游一樣來到了顏安青身前:“大人,您好。”

    小納爾森不知道顏安青找他究竟有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是福是禍,總之,整個人迷迷糊糊,渾渾噩噩。

    “你是個很有趣的小家伙。”

    顏安青似笑非笑地看著小納爾森,語氣悠然道:“我曾經有一名弟子,和你一樣,因為戰爭失去了父母,從外表上看,似乎也是無法修煉的斗氣,永遠不可能成為騎士的存在。”

    言已至此,小納爾森瞳孔微微收縮,脆弱的心臟砰砰狂跳起來。

    雖然他是個修煉廢柴,可是他并不蠢笨。

    從顏安青的話語之中,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些東西。

    然而,小納爾森并不敢深入思考,他只是表情專注地側耳傾聽著。

    “可是……”

    顏安青繼續說道:“實際上,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教……嗯,具體時間不記得了,總之,不超過一年。”

    “他的年齡和你一樣大,現在的修行境界,已經達到了五階顛峰,斗氣散華極限的層次。”

    “距離斗氣天華,也只有一步之遙。”

    顏安青說的,是那個名為特倫的少年。

    最初降臨奧聯城邦黑鐵之城郊外的時候,他用言語和化學藥物誘導大小弗朗西斯內訌相殺,看似只是普通鄉村少年的特倫就在情緒激蕩之下,凝聚了斗氣種子,覺醒了斗氣修煉資質。

    “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和他同樣的特質。”

    顏安青的視線,落在小納爾森身上,像是具有神奇的魔力,穿透了他的衣服、皮膚、骨骼、血肉,落在了他體內的細胞和每個基因片段之上。

    孤證不立!

    曾經顏安青以為,特倫只是一名擁有小奇遇的幸運兒。

    可現在看來,類似特倫的人,并不少。

    小納爾森就是其中之一。

    情緒!

    強烈的情緒波動,能夠不斷增強他們這種人的斗氣修煉速度!

    為什么?

    心靈與精神映射物質?

    顏安青并不知道本質究竟如何,只能緩緩尋找兩者之間的共性。

    現在看來……

    他們之間,似乎只有兩個共性——

    今年十四歲,父母雙亡。

    不過,小納爾森和特倫不同的地方,在于他雖然因為戰爭失去了父母,可身邊的親朋好友們,并沒有因此瞧不起他,詆毀他,反倒因為他父母的犧牲,而對他多有照顧,讓他宅在家里,很少出門,受到外界影響。

    實際上,即便血斧賈爾斯,看似是掠奪了小納爾森的家族宅邸,背地里也予以了同等層次的補償,每當紅衣軍官提到小納爾森父母的時候,臉上都帶著崇敬的神色。

    他對小納爾森的不屑,是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味道在里面。

    小納爾森……

    被保護的太好了,根本沒有太多機會去品嘗那種劇烈的情緒波動,也自然無法激活自身的天賦與潛力。

    “我?”

    小納爾森滿臉蒙圈的表情,像是被名為幸福的蛋糕砸在頭上。

    那種修煉不到一年時間,就能突破到斗氣散華境界的超級天才,竟然有人拿來和自己做對比,而且還不是用自己做反例!

    他雖然不知道顏安青的具體身份,但能夠讓血斧賈爾斯陪伴左右的大人物,絕不會是普通尋常的角色才對!

    這樣的存在,沒有必要用謊言欺騙自己!

    “我看你順眼,就稍微提點你一下好了。”

    顏安青對著小納爾森說到這里,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忽然側過頭,對站在一旁的血斧賈爾斯輕聲道:“我打算開一家孤兒院,年齡要求和小納爾森同齡,怎么樣?需要辦理其他手續嗎?”

    身穿血紅色大衣的青年軍官面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喜色,雙眸之中神采飛揚,卻努力壓抑著喜悅,篤定地說道:“不需要您親自處理!我會幫忙解決一切手尾!”

    這事兒一出,他的任務就相當于完成一半了。

    向顏安青這樣的人才,只要是愿意留在帝國,為帝國出力,發光發熱,無論他是否身在軍部,都是一樣的,沒必要一定在軍方承擔職務。

    對于軍部的大佬們而言,這沒有任何區別。

    而且……

    希瑞帝國和貝塔帝國,在十幾年前,曾有一場名為“血腥磨盤”的戰役。

    一場戰爭,消磨了無數人命和血肉。

    在希瑞帝國,父母雙亡的孤兒,軍方子弟里面,是最多的!

    這些繼承了國仇家恨的少年們,經過顏安青的培訓,提升了能力,最終想要奔個前途,或者是單純為父母報仇,都會來軍部這邊報道。

    到頭來,還是希瑞帝國軍部得了便宜!

    這一切,血斧賈爾斯都想的十分通透。

    “你在這里生活幾十年了,對一花一草一木,都比我熟悉。”

    顏安青的視線落在老管家身上:“這樣,你來負責規劃安排孤兒們的住處,日常物資供應和開銷。”

    “至于金錢方面的問題,不需要你擔心。”

    錢,對他而言,就是一個數字,沒有任何意義,隨時隨地都可以成為任何世界的頂級富豪。

    花出去的錢,在顏安青看來,才有意義可言。

    他的話語很平淡,可老管家聽了,卻下意識地點了點頭,根本沒有產生過拒絕的念頭。

    “我……真的可以修煉嗎?就像這位大人口中的那個少年天才一樣?”

    小納爾森看著顏安青,心臟砰砰狂跳,感覺有些口干舌燥。

    作為廢柴活了十四年,他幾乎都已經認命了。

    可現在,顏安青卻告訴他,他和某個斗氣天才,有著相似的地方。

    人最怕的,不是絕望。

    而是絕望之后,迎來希望的曙光,然后再次墜落深淵。

    ……

    顏安青沒有理會忐忑不安的小納爾森。

    因為其個人特質,讓他的情緒劇烈波動,對他個人來說,也是一種好事。

    時光荏苒,轉眼就來到了十日之后。--------《筆下文學xbixia.com 》----------
135彩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