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都市小說 > 修真聊天群 > 第2896章 前輩你們是想送肉包子嗎?
    --------《筆下文學xbixia.com 》----------“自然是過來找你的!”赤霄劍前輩輕車熟路地將自己掛到了宋書航的腰間,和九修鳳凰刀并排掛好,道:“之前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魔突然不見了,就尋思著過來找你……結果赤霄子不肯放我離開。我好不容易找了個借口,這才過來見你。”

    說罷,赤霄劍不斷地用自己的刀柄撞擊宋書航的腰側,隱諱的暗示。

    ——以前它將‘心魔赤霄劍’留在宋書航身邊,每當心魔赤霄劍的承受幾百發《養刀術》,赤霄劍本體也能遠程感應到一些,稍稍享受一下。

    不過,通過心魔遠程感應怎么有自己親自接受《養刀術》舒暢?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它迫不及待想享受一下久違的馬殺雞。

    “前輩,我將腰子的位置轉移了,你別敲……這里面是空心的。”宋書航道。

    赤霄劍:“……”

    神特么的空心!

    誰管你的腰子啊?

    我對腰子又沒企圖,你腰部空不空心關我什么事?

    而且,你一個大老爺們的腰子位置都空心了,你身體就不虛嗎?

    “嗡~”這時九修鳳凰刀對著赤霄劍輕輕鳴叫,像是久違的好友之間打招呼。

    “嗡嗡~有段時間沒見了……咦?等下,九修鳳凰刀你竟然八轉接近九轉了?”赤霄劍突然一愣。

    它和心魔呆在宋書航身邊那么久,對‘九修鳳凰刀’這件特殊的道器也相當了解。

    九修鳳凰刀每一轉,都需要上一任的‘刀主’完成,再傳承給下任刀主。

    而上一任的刀主八修則是赤霄子道長心血來潮培育的傻蔥。

    傻蔥完成了八轉,那豈不是說……那傻蔥晉升九品了?

    “臥艸!蔥娘難道覺醒了?”赤霄劍愣道。

    難道那傻蔥真的如赤霄子所預料的,擁有天道之姿?

    “事實上,這件事和赤霄劍前輩你的心魔失蹤也有關系。”宋書航道:“不久前,你的心魔、我的分身、蔥娘、九修鳳凰刀都失蹤了。”

    赤霄劍:“然后呢?”

    “目前只有九修鳳凰刀回來了,然后你也看到了,它目前已經完成了八轉,我正在為它祭煉,完成九轉的最后環節。”宋書航道。

    赤霄劍:“……”

    略一思索后,赤霄劍又問道:“會不會是蔥娘出事了,然后九修鳳凰刀中途找了一尊九品劫仙為‘八修’,完成了八轉祭煉?”

    “不,九修鳳凰刀確定完成‘八轉祭煉’的是蔥娘。”宋書航道。

    “望天。”赤霄劍道:“書航,我需要冷靜一下。最好是讓我能全身心的放松,然后好好冷靜冷靜。”

    宋書航:“……”

    前輩你有話就直說啊,這么隱諱的讓我猜,多累?

    宋書航頭發一甩,長發化為一百只手掌,同時按在赤霄劍身上……其中有部分落在九修鳳凰刀上。

    《養刀術》的光輝爆炸亮起。

    刺眼的光芒,如同‘打圣光’一樣,在宋書航的腰部打上一團巨大的圣光,令場面變味。

    有時候圣光這東西,加上去反而更令人遙想。

    三秒過后。

    赤霄劍前輩和九修鳳凰刀一動不動,發不出一點聲音,默默掛在宋書航的腰間。

    邊上的北方大帝眼角一抽。

    大帝感覺,這赤霄劍似乎已經不再姓赤霄,而要改姓宋了。

    另外,在宋書航爆發《養刀術》,釋放自己仙元力量的時候,北方大帝清晰的感應出了宋書航此時的境界——斬三尸劫仙境界!

    斬三尸劫仙,這是已經超出‘普通劫仙’的極限,進入‘弱長生者’的程度了啊!

    突然間,北方大帝感覺自己的喉嚨,有種被年糕噎住之感。

    我閉關的時候,真的只有幾個月,而不是幾千年?

    正思索之際,邊上傳來了他家阿龜欣喜的聲音。

    “我主,你破關出來啦!!”龜前輩開心喚道。

    北方大帝轉過頭來,欣慰地望向自家的阿龜——還好,他家的阿龜和赤霄劍不一樣。

    “我主,趁著你好不容易出關一趟,快解開我身上的封印吧!”龜前輩旋轉著落在北方大帝懷中,道:“被壓制在八品境界后,我感覺我在那么多的掛件中,都發揮不了作用,不能發揮出9品劫仙的實力,簡直在拖后腿。”

    北方大帝:“???”

    掛件?

    眾多掛件?

    “放心吧,天道已經崩潰,混亂動蕩的時期已經結束,我這就解開你的封印。”北方大帝面色不變,酷酷道。

    他伸手按在自家阿龜身上,開始解開它身上的境界壓制封印,釋放它的作九品實力。

    “對了,我主。你現在,是哪個我主?”龜前輩身上的境界封印被解開的同時,它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除了被宋書航復活的‘北方大帝’外,在那個宋木頭的金色世界中,似乎還有一尊冷冰的‘北方大帝’。

    “我既然知道你背上的封印,你說我是哪個?”北方大帝嘴角露出一絲溫柔,輕輕拍了拍龜殼。

    “那……我主,你接觸到另一個大帝了嗎?”龜前輩的境界開始釋放,緩緩漲回到九品。

    “關于另一個‘我’,其實不用再擔心了。再過一段時間,它就會和‘天庭之道’合道,化為‘補全計劃’的環節。事實上另一個我,本來就不是我。”北方大帝解釋道。

    那個是他借‘死’蛻下的舊殼。

    “而我這次過來,也這此事有關。”北方大帝望向宋書航,道:“書航,這次我過來,是想向你借一件東西。”

    “北方前輩請講。”宋書航道。

    北方大帝曾經幫了他大忙,如果他有能幫上大帝的地方,也會盡力相助。

    “我想借‘遠古天庭碎片’一用。”北方大帝道:“放心,一旦用完后,我保證完璧歸還。而且,事成之后,我們還可以將更多的‘遠古天庭碎片’交給你,算是借用天庭碎片的報酬。”

    北方大帝提出的條件很動心。

    不過,宋書航略有些尷尬道:“前輩,不是我不想借……而是‘遠古天庭碎片’進入我的核心世界后,就已經和我的核心世界融為一體。我就算是想借,也借不了。”

    北方大帝捏著下巴,沉默起來。

    他似乎在和人暗中交流。

    半晌后。

    北方大帝又道:“既然如此,那書航你的核心世界可否借我們進行一個儀式?我們到時候將天庭碎片轉移到你的核心世界來,完成儀式。放心,我們不會干涉你的核心世界運轉。如果有必要,你可以限定核心世界的開放范圍和權限。”

    宋書航:“直接進我的核心世界進行儀式?”

    將天庭碎片送入我的核心世界?

    前輩,你們是想送肉包子到狗嘴里嗎?

    宋書航知道自己的核心世界,有悄悄舔‘天庭之道’的毛病。--------《筆下文學xbixia.com 》----------
135彩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