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其他小說 > 時光仍在,再愛不遲 > 正文 第315章 怎么,心疼了
    --------《筆下文學xbixia.com 》----------    每年的帝城,入春后的倒春寒,寒氣異常襲人。

    前幾日,明明還陽光明媚和煦,但是,一夜之間,強大的冷空氣從北往南長驅直下,整個帝城仿若再度沉入最寒冷的深冬。

    天空,又底又矮,厚實的黑云,壓得整片天幕都要轟塌。

    昨天入夜開始,便窸窸窣窣落起小雨來。

    總統府內,目之所及,皆是濕漉漉的一片。

    那凝結在半空中的白色霧氣,時念卿單是看一眼,便覺得……刺骨的冷。

    此刻,帝國時間14時08分。

    午餐后,時念卿便裹著厚厚的被子,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準備午睡。

    明明剛剛吃過午飯那會兒,她困到極致,中途接了顧南笙打來的一個電話后,竟然有點睡不著。

    其實,也不是單純的睡不著,而是身體有些不舒服。

    時念卿的鼻子,太堵了。平躺而下,不到兩分鐘,便呼吸不順暢。

    霍寒景打來視頻通話的時候,她剛剛把枕頭墊至最高,躺上面,想試試這樣會不會舒服點兒。

    華盛頓與帝城,不偏不倚,正好隔了十二個小時的時差。

    換句話說:帝城下午兩點,華盛頓則是凌晨兩點。

    霍寒景是三天前,帶著徐則與楚易,飛的華盛頓。

    據說,目的是秘密會見美方總統。

    視頻連通的瞬間,時念卿便瞧見霍寒景剛剛把黑色的領帶解開,而他的身后,徐則與楚易,手里還分別拿著文件,正在仔細地對比。

    時念卿見了,纖細的眉頭都深深擰了起來,她問:“華盛頓都凌晨兩點了,你們怎么還沒忙完?!”

    話音放落,她又情不自禁嘟噥了兩句:“昨天你給我打視頻的時間,好像也是凌晨兩點。”

    時念卿發現背后的枕頭,高度墊得特別不舒服,所以,她索性坐了起來,直接靠在床頭上。

    霍寒景選了個沙發坐下,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著清晰映在手機屏幕上的那張小臉。他聲音淡淡沉沉的,很磁性,很好聽:“這兩天太忙了,會議結束的時間,稍稍有點晚。”

    “這叫‘稍稍’嗎?!雖然我念書的時候,成績不是很好,但是你別侮辱我的詞匯理解能力啊。”時念卿努了努嘴巴。

    霍寒景聽了,忍不住揚了揚嘴唇:“你確定你的成績是‘不是很好’么?!每次考試,你的名字,不都排在年級固定的那幾個掃尾的位置?!”

    “……”人類,真的是特別奇怪的動物,思念會隨著夜色的深入而不斷加劇。霍寒景雖然才飛去三天,但是,每天晚上她一個人躺在寬大的雙人床上,腦子里卻滿滿的全是他的身影。那個時間點,那邊正好是上午,霍寒景已經起床去開會了。所以,她再想他,也只能憋著,不能打電話去干擾他。最最控制不住的時候,她也頂多給他發兩條消息,但,大多時候,霍寒景會很很久很久才會回她的消息。那時,她幾乎已經睡沉了。每天那般思念,那般迫切期盼見面,可這會兒,聽了他對自己的洗刷,時念卿直接想掛電話了。

    她眼睛瞪得圓溜溜的,想用目光殺死視頻里的男人。

    霍寒景見到她此番模樣,嘴角的笑意,當即加深了。

    “你再笑,我要掛視頻了。”時念卿氣呼呼地威脅。

    霍寒景卻揚了揚好看的劍眉,斂住了笑意。

    時念卿沖著他翻了幾個白眼,然后才問:“那你忙完了嗎?!”

    霍寒景點頭:“剛剛結束會議,回到酒店。”

    “那你好好休息。”時念卿掃了眼手機上的時間,不想耽擱他休息。

    霍寒景卻問:“聽桐姨說,你感冒了?!”

    時念卿努了努小嘴,表情有點可憐,不過心里卻莫名委屈起來。

    霍寒景又問她:“好端端的,怎么會感冒?!”

    時念卿回復他:“還不是你兒子前天的春游害的,學校要求父母陪同,那天天氣太好了,外套脫得太厲害,晚上回總統府的路上,在車里睡著了,溫度降下來,忘記穿衣服了。”

    說著,時念卿忍不住打了個特別夸張的噴嚏。

    霍寒景那頭的手機畫面,突然晃動著,定格在房間的天花板上,緊接著是時念卿很響亮擤鼻涕的聲音。

    時念卿再次拿起手機對著自己的時候,她說話的鼻音,很重,聲音都變了。

    霍寒景見狀,好看的眉頭都深深擰了起來。

    他問:“寧陽來總統府了嗎?!”

    時念卿點頭:“來過了。”

    霍寒景:“沒幫你開藥?!”

    時念卿:“我大著肚子呢,怎么幫我開藥啊。只是叮囑我說喝熱水。”

    霍寒景:“……”

    兩人隨意聊天的時候,與楚易對完資料,確定第二天會議時的合同,沒有任何問題,這才幫霍寒景拿了方便米飯。

    時念卿看見那米飯,有點吃驚:“你出差,就吃這個?!”

    霍寒景坐在沙發上沒動,只是別過視線,淡淡看了眼放在旁邊桌面上的食物,然后聲音淡淡的:“隨便應付兩口就行了。”

    霍寒景吃方便食物,這有點刷新時念卿的認知。

    畢竟,在時念卿的意識里:霍寒景活得特別講究又精致,是那種面面俱到,容不得任何瑕疵的存在。

    不過,在看著他吃方便食物,時念卿心里有點難受。

    她嘀咕道:“再忙,也要好好吃飯啊。”

    霍寒景說:“這兩天忙起來,總是忘記時間,而且美國這邊的食物,有點吃不習慣,反正都吃不了多少,還不如不那么麻煩了。”

    時念卿聽了,立刻說:“早知道這樣,我應該陪著你去出差的。”

    那樣,至少她可以在酒店里,幫他煮點飯,熬點湯,也不會那么凄慘的,淪落到吃方便食物吧。

    霍寒景聽了,目光瞬間變得有點壞壞的:“怎么,心疼了?!等我出差回來,你再慢慢補償我也行。”

    “……”時念卿見他不懷好意的表情,有點惱怒,她再次瞪他,“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不能的話,需要我教你嗎?!”

    “教。”霍寒景變換了個坐姿,“我坐這里,等著。”

    時念卿都要吐血了。

    掛電話之前,時念卿問他:“你大概什么時候回帝城?!”

    霍寒景說:“出差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快的話一周,慢的話,估計十天。”

    時念卿躺在床上,看著窗外那茫茫的細雨,只覺得難熬。

    今天才第三天。

    如果霍寒景忙的話,那至少還有一周才回來。

    一周……

    想到這個時間,時念卿便往旁邊的大床滾了滾。

    睡在他枕頭上的時候,嗅著上面還殘留著些許他身上好聞的味道,時念卿心里這才好受些。

    時念卿也不知道自己是幾點睡著的。

    突然驚醒的時候,是因為自己的肚子,太疼了。

    而且,發硬。

    每個五分鐘便疼痛一次,發硬一次。

    這種顯現,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期間,她嚇壞了。

    以為自己是不是要生了。

    可,目前她才35周,還沒足月呢。

    在她給桐姨打了電話,告知自己情況的時候,桐姨也魂飛魄散的。

    總統府亂成一團。

    不過,最后卻是一場烏龍。

    那時,劉憲已經從車庫,調了車隊出來,而桐姨也準備給霍寒景打電話。

    好在,那電話還沒撥出去,時念卿的肚子,又沒反應了。

    。。

    華盛頓,霍寒景洗澡出來,裹著黑色的浴袍,黑色的短發,粗略吹了吹,這會兒凌亂地散落著。

    霍寒景去到客廳,拿過方便食物,打算隨便應付兩口。

    徐則和楚易,將明天會議資料,整理得透透徹徹,確定明天萬無一失,這才把資料謹慎收拾起來。

    徐則問:“美國這方,如果死活不愿意松動,爺,我們怎么辦?!”

    楚易說:“長期的經濟站拉鋸,對我們的進出口貿易,太不利了。”

    霍寒景語氣寡然清淡:“倘若他們實在太過固執,放棄與這邊的合作,以退為進,也不失為一種戰略。”

    完了,霍寒景又說:“加拿大那邊怎么樣了?!”

    徐則和楚易立刻秒懂他們爺這話的潛臺詞,徐則回復道:“很快就有消息了。”

    霍寒景點頭,便沒再多說什么。

    徐則和楚易打算退出總統套房,去隔壁的房間休息的時候,突然又被霍寒景叫住。

    “閣下。”徐則停住步伐詢問,“還有什么吩咐嗎?!”

    霍寒景說:“去安排下,明天會議結束后,直接回帝城。”

    “……”徐則和楚易有點震驚,不過也在他們的意料中,畢竟,霍寒景繼任總統后,他們跟著他全世界各個國家到處飛,從來不見他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這么密集。早在他沒日沒夜開會的時候,他們便知道:霍寒景在趕時間,想要今早完事兒,然后飛回去。

    只是,今天才第三天,明天就飛回去,是不是,太那啥了。

    當然,徐則和楚易還格外納悶:明明已經決定明天就飛回去了,他們的爺,怎么剛剛在跟時念卿聊視頻的時候,還故意說要七天,或者十天才能回去?!

    這是什么操作?!

    徐則和楚易,有點郁悶。

    --------《筆下文學xbixia.com 》----------
135彩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