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都市小說 > 獵命斗獸 > 第十卷:窮爐巷口晚燈花 第一百七十七章:只為“鏡珠”
    --------《筆下文學xbixia.com 》----------彩頭這種東西,說好了是討個吉利,說不好就是個陷阱,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套進去,再也出不來了。

    “彩頭?你想要什么彩頭?”逍遙客問。

    “雨相玄”微微一笑,說:“聽說閣下手中有一枚鏡珠,不如我們就以這個為彩頭,倘若我僥幸贏了閣下一招半式,那么閣下便要將鏡珠贈予在下。另外,還要加上一條,閣下需要答應我一個條件。至于是什么條件,暫時還沒想好,不過總歸不是什么違背江湖道義的事情。”

    逍遙客想了想,覺得那鏡珠雖然價值萬千,但是在自己手里放著,也終究不過是一個占地方的裝飾品而已,如果能用它來博一個好的彩頭,也未嘗不可。

    想到這里,逍遙客就說道,“好,就以鏡珠為彩頭。除此之外,我也有一個附加的條件。我不像閣下那樣說話藏頭藏尾的,我的條件就是,倘若閣下輸了,便要昭告天下我逍遙客的‘天下第一快’不負盛名,這‘輕功天下第一’的招牌也得歸我。”

    “雨相玄”笑了笑,爽快地答應了。

    “今晚子時就在這里,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

    他們二人便就此分離,各自做準備去了。

    鮮一揚想要跟隨小環而去,去看看她到底在跟真正的雨相玄搞什么把戲,奈何這里是王麻子,也就是當年的逍遙客的記憶,他無法越過宿主的記憶去查看記憶中沒有的場景。

    每當他想要去看一些別的東西的時候,他的眼前就會出現一層白霧,耳朵也會出現耳鳴,所以他想要去追查雨相玄的這個念頭,就只能作罷了。

    臨近子夜時分,兩人如約而至。

    時鐘的指針逐漸走向12點鐘的方向,鐘聲敲響,兩人如同兩支利箭一樣飛射出去,周圍的夜景在他們的身邊一瞬即逝,誰也顧不上欣賞或惋惜。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魁星樓的影子石。

    傳說影子石通體黝黑,只有一條白線一樣的痕跡纏繞其中。有人說影子石能夠招來財運,也有人說它能夠驅邪避難,還有的人認為它可以防小人。總之關于它的傳說有各種各樣的版本,但是更科學一點的說法則是認為,影子石來源于地下熔漿的凝固,其中富含大量的礦物質與人體所需的微量元素,長期佩戴可以幫助改善人體的身體素質,幫助提高人體免疫力。

    但是魁星樓里的這一塊影子石,只是用于魁星點斗石碑的裝飾而已,并沒有那么多的傳說。相反,逍遙客手中的鏡珠卻是影子石中的極品,據傳言鏡珠之中蘊藏著豐富的能量,能夠修復各種損傷,不僅僅是人體受的傷,包括神魂受的傷。

    所以,這才是雨相玄設下這個賭約的真正目的,而“天下第一輕功”什么的,都是浮云,那都不是事兒!

    魁星樓就在眼前。他們兩人幾乎是同時到達的地點,但是影子石卻被逍遙客的對手先一步拿走了。

    就差那么一點兒!

    逍遙客實在是心不甘情不愿,但是沒辦法,愿賭就得服輸。

    ……

    次日,依舊是在鳳凰樓,鏡珠,他雙手奉上。

    “按照我們的賭約,鏡珠我已經給你了,接下來,說說你的條件吧。”

    “雨相玄”淡然一笑,說:“鏡珠我收下了,但是那個條件還是算了吧,逍遙公子向來無拘無束,我若是提出了這個條件,未免太強人所難,如果有朝一日傳到了江湖中去,未免會被人說成是得寸進尺。”

    “你把我逍遙客當成是什么人了!我既然已經答應了你,便一定不會食言,不管多么困難的事情,只要你說得出來,我就做得到。”逍遙客拍著胸脯保證。

    “好!不愧是享譽江湖的逍遙公子,真是痛快!”

    “雨相玄”笑得十分詭異,“逍遙公子,你可曾聽說過窮爐巷口?”

    逍遙客搖搖頭:“窮爐巷口?未曾聽說。”

    “雨相玄”遞給了他一張紙條,說:“就是這個地址,你去找一個叫王麻子的人,他會告訴你,你需要做什么的。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閣下是逍遙公子,可不能失信于我這個小女子哦。”

    “放心吧,男子漢大丈夫說一不二。”逍遙客雖然不知道這個地方是干什么的,但是信守承諾總歸是沒錯的。

    但是,就是這一次信守承諾,卻把他坑的不淺。

    接下來的故事,鮮一揚幾乎能夠猜到一個大概了。逍遙客來到窮爐巷口的三百年老羊肉店,被迫成為了下一任的店主“王麻子”,在這家羊肉店里終身不能離開。這對于一個喜好瀟灑自由的他來說無異于是最恐怖的折磨與最殘忍的懲罰。然而,為了那一句“愿賭服輸”,為了那一句“說一不二”,他也只能在這里蹉跎著度過一生了。

    每每夜里孤枕難眠,輾轉反側之際,他總會懊悔自己當初為什么要逞一時之氣,到如今把自己逼到了如此境地,每每回憶至此都會后悔認識這個叫“雨相玄”的女人。

    ……

    一曲傷情笛,鮮一揚已經找到了他的“致命傷”,手上的血玉笛再次變換曲調,將王麻子的意識引入到他設置的世界中:影子石就在眼前,只要拿到它,他就可以不用困在這個店鋪中這么多年了!只要向前一小步,去拿到它就可以了!

    王麻子看著眼前的影子石,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向前走去。

    樓上的四人看到,王麻子竟然自己離開了圈子,一步一步的向鮮一揚走去,一步一步的靠近他畫的圈圈的邊緣,全都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生怕驚擾了鮮一揚的笛聲,讓他功虧一簣。

    就連一直想要從中作梗的沙家人,此時也沒了動作,屏住呼吸。

    他們的眼神全都盯在了王麻子腳上,一步、兩步、三步……

    王麻子已經走到了圈圈的邊緣,只差一步!

    鮮一揚催動血玉笛,放大了他潛意識中的那些不敢再回憶起來的場景,放大了他內心中對影子石的極度渴求:影子石就在前面,“雨相玄”在你身后,她已經伸出手了,難道你還想再被困在這個地方嗎?

    “不!我不要!我不想!”王麻子大喊一聲之后,一個箭步沖上前去,搶在“雨相玄”前面將影子石握在了手中。與此同時,鮮一揚的笛聲停了,他眼前的景象也都散了。

    這時候他才發覺,自己上了鮮一揚的套了,已經走出了自己設下的圈子。

    “你……你勝了。”

    他始終還是放不下成敗,走不出自己的執念,也無法說出自己敗了這樣的話,只能說是對手勝了,這或許才是他被打敗的真正原因吧。

    希望有一天,他能夠自己明白這其中的玄機。--------《筆下文學xbixia.com 》----------
135彩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