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玄幻小說 > 引妻入懷:霸道總裁求抱抱 > 正文 第1726章,聽到八卦
    --------《筆下文學xbixia.com 》----------看樣子,莊清則對于她的到來也并不知情。

    郝燕還以為,是他和總編提出,想讓自己來負責的。

    她微笑的回應,“那是挺巧的!”莊清則看著她筆電上保存的文稿,不禁道,“我記得,祝慈生前是一名服裝設計師,只可惜懷才不遇,她雖然不是名校畢業,但在設計方面非常有靈性……我還以為你會繼

    承你媽媽的天賦,不過,我好像聽說,你之前曾在設計類的大賽中取得過冠軍?”

    每次提到郝燕的媽媽時,莊清則的神情里總帶著眷念。

    “是的!”郝燕點頭。

    當時給她頒發獎杯的還是她的偶像,設計大師l,也是他的夫人。

    郝燕臉上露出些靦腆的表情,“其實私下里,我有和一位朋友準備創立一家工作室!”

    莊清則聞言,欣喜道,“是么?那等開業的時候,我得去捧個場!”

    像是莊清則這樣身份的人,不是什么事都能讓他屈尊降貴的,很明顯的給她面子。

    不管是不是客套話,都充滿了善意,郝燕都感激道,“好,我會邀請您!”

    莊清則和秦淮年一樣,都是大忙人,每天都有很密集的行程。

    郝燕沒有再多打擾,“莊董事長,采訪結束,我們也先離開了!”

    莊清則道,“嗯,我讓秘書送你們!”

    莊清則的秘書很客氣的將他們一直送到電梯前,才頷首離開。

    電梯在一樓,還有很久才上來。

    郝燕看了眼旁邊不遠處的指示牌,不由道,“趙姐,我去趟洗手間!”

    她快步過去。

    郝燕采訪前就想去洗手間了,但后來莊清則進來了,她怕耽誤時間,就一直沒有去。

    她起身整理衣服時,有莊氏的員工也走進了洗手間。

    隔著門板,能聽到嘩嘩的水聲,似乎是進來補妝容的。

    每個公司的女同事都一樣,工作時間里湊到一起,也免不了要八卦一番。

    “哎?你聽說了沒,莊家的千金要訂婚了!”

    “莊家的千金,那不就是莊董事長的侄女莊小姐,我記得她好像剛回國不久,是一位優秀的服裝設計師,還幫著處理了公司的事情!”

    “對,就是她!她即將和秦總訂婚了!”

    “秦氏集團的秦總?”“沒錯,這也算是莊、秦兩家的商業聯姻,強強聯合,而且,莊小姐和秦總早年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們曾經就有過一段感情,現在有情人終成眷屬,莊氏內部都已經傳開

    了……”

    ……

    郝燕臉色陡然變白。

    門板外的腳步聲走遠后,她僵硬的從里面出來。

    腦袋一片空白,整個人都震驚住,而后寒冷一點點的籠上來。

    她的前胸后背都涼。

    郝燕掏出手機,在通訊記錄里翻出秦淮年,想要找他問個清楚。

    喉嚨抽緊,那么多翻涌的情緒想要噴涌而出,然而,線路里響起的卻是系統的女音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rry……

    郝燕的心一下子就從懸崖跌落到了深淵。

    國內外有時差,這個時間,秦淮年那里應該是深夜,他還在睡夢中。

    即便打通了,那又如何……

    趙姐之前曾問郝燕,她和秦淮年是不是正在交往的男女朋友。

    郝燕回答不上來,因為秦淮年從未說過。

    他們算什么呢,像以前一樣的情人嗎,可她卻覺得實在卑微,以前至少是為了女兒的醫藥費,走投無路之下被迫的選擇,現在卻是心甘情愿。

    郝燕此時不得不承認一點她墮落了。

    自從秦淮年說把對她的好“那就當真”的話,郝燕就無法掌控自己的心,一步步深陷進了他的深潭之中,并且越陷越深。

    以前至少還因為錢,現在卻是在出賣自己的心。

    郝燕臉色越發的慘白,仿若墮入了冰窖里。

    她趴伏在洗手池前,用涼水連續洗了好幾遍臉,情緒冷靜下來后,她用紙擦干凈,才磨蹭的從里面走出來。

    趙姐和同事都在等著她。

    見她額前的發絲都濕了,關切的詢問她怎么了。

    郝燕搖了搖頭,勉強一笑。

    他們乘坐電梯到達一樓,準備回去。

    新聞車停在大廈門口,機器先放妥,陸續上車時,有人叫住了郝燕。

    “郝小姐!”

    郝燕聞聲回頭,看到了淺淺含笑的莊沁潼。

    她似乎是追著她過來的,“郝小姐,我聽說你和同事過來為我叔父做了個采訪!”

    郝燕點頭,“嗯……”

    同事都上了車,很明顯他們已經采訪完正要離開。

    莊沁潼走到她面前,笑著問,“郝小姐,方便和我說幾句話嗎?”

    “……”郝燕抿唇。

    新聞車載著同事離開后,留下來的郝燕和莊沁潼去了臨近的一家咖啡廳。

    咖啡廳在二樓,很商務的風格,來這里的大部分都是周圍辦公的白領。

    悠揚的鋼琴曲在廳內環繞。

    服務員將她們點的兩杯拿鐵端上來。

    郝燕伸手握著馬克杯,熱流傳遞到她的手心,咖啡的醇香在空氣中四散。

    她們的位置很僻靜,靠著墻角,很適合談事情。

    郝燕在上班中,穿著也是精心搭配過的,掐腰的米灰色西裝,下面是九分的西褲,腰間她用一根腰帶做了點綴,職業中又多出絲時尚。

    但和莊沁潼相比,就顯得平庸了許多。

    一身限量版的chanel洋裝,特殊織成的面料中夾著金絲,頭發上別著一個璀璨的鉆石發卡,和脖子上的鉆石項鏈奪目熠熠。

    這樣的打扮,若是普通一位千金名媛,都會顯得過于珠光寶氣而庸俗,但在莊沁潼的身上,卻反而端莊高貴。

    老天就是這么不公平。

    郝燕再次感嘆,她和秦淮年是一路人。

    每次見到時,莊沁潼美麗的臉上始終都含著淺淺的笑意,看似親和,卻總感覺帶著些疏離感。

    郝燕想到在莊氏聽到的話,再面對莊沁潼,她有些僵硬。

    莊沁潼這時放下攪拌勺,笑著對她開口,“郝小姐,我找你,是想和你說淮年的事!”

    郝燕心中澄澈。

    他們之間能夠談論的,也只有一個秦淮年。她不由挺直了些腰背。--------《筆下文學xbixia.com 》----------
135彩票在线